【观察】从《鲲鹏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看万亿级计算产业大蓝海


申耀的科技观察读懂科技,赢取未来!毫无疑问,如今的世界正在以加速度进入到智能时代,“物理世界信息化、信息世界智能化”就是其中最为重要的特征体现,这种巨大的变化对计算产业显然也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和要求。在此背景下,在今年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首次发布了对计算产业的理解与战略,同时更宣布开源服务器操作系统、GaussDB OLTP单机版数据库,开放鲲鹏主板,通过硬件开放、软件开源、使能合作伙伴,与更多产业伙伴共拓万亿级的计算产业大蓝海。那么,整个计算产业正经历着哪些巨大的变化?在新战略提出后,华为的计算战略又将如何落进现实,并把计算产业的严峻挑战变成全新的机遇呢?最新发布的《鲲鹏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无疑回答了上述问题,作为鲲鹏计算产业发展的行动纲领和指南,该白皮书从产业定位、前景展望、应用分析和发展规划等方面系统性地阐述了鲲鹏计算产业的发展大计,并对华为在鲲鹏计算产业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做了更加清晰的描绘。在我看来,这份白皮书不仅是了解目前计算产业现状与发展趋势的重要“风向标”,同时也对更多产业伙伴参与鲲鹏计算产业提供了细致和详尽的参与指南和行动建议,其价值和意义可以说是“不止于眼下,更在于未来”。多样性计算时代已来鲲鹏计算产业的缘起,必须要从计算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说起。《白皮书》认为,数字化进程的飞速发展和近十年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均清晰地验证了一个事实,不同的产业阶段对IT基础架构和计算能力提出不同的挑战和要求。因此,新应用、新技术、新架构是未来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而计算平台创新将是数字化转型的基础,同时也会推动多样性计算时代的到来。一方面,应用创新速度加快,应用种类和数量繁多,端边云协同成为主流。如今,应用越来越场景化和多样化,用户对应用体验的追求不断提高,都对计算平台提出了新的挑战,但传统单一架构难以满足要求,这也驱动了计算架构向多样性发展。与此同时,边缘计算未来的发展也需要端边云协同,但目前三者的计算架构、开发模式存在较大差异,应用必须多次开发和部署,需要新的计算架构创新提升效率;此外,包括容器、微服务和DevOps等新的应用开发模式也拉近了业务和计算平台之间的联系,应用开发团队将定义基础设施的性能、可用性和规模,也将直接推动计算平台架构的变革和创新。另一方面,百亿联接,带来数据爆炸式增长,智能和实时处理成为普遍诉求。包括5G的商用将驱动行业物联网的应用与落地,工业机器人、工业互联网、 智能电表、水表、路灯、车联网等快速普及;同时,智能无所不及,人工智能技术将渗透到人们的生活和企业的业务中,智能驾驶、智能安防、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全面兴起。可以说,海量的应用、百亿级联接、无处不在的智能,也要求新的计算平台必须具备海量数据处理分析能力,各种应用场景下人工智能训练和推理能力,以及边缘计算、物联网大规模联接场景下的安全和实时处理等能力。不仅如此,在《白皮书》中,还对计算平台创新对整个产业的重构做了更进一步的分析,其中在硬件领域,新计算平台会驱动新计算架构服务器和存储快速兴起,由此为不同行业和应用场景提供最优解决方案;在软件领域,新计算平台的出现,将改变新兴市场长期以来重硬件轻软件的局面,帮助客户更好的认识到软件的价值,重塑软件价值体系,让软件回归到应有的重要地位;在云服务领域,多元算力需求也会给云服务厂商带来新的市场机会。而根据IDC预测,到2023年全球计算产业投资空间1.14万亿美元,而中国计算产业投资空间1043亿美元,接近全球的10%,是全球计算产业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和增长引擎。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计算产业发展方向必然是多种计算架构共存的新时代,包括围绕超大内存带宽技术的芯片级创新,以及面向移动应用的云化部署架构创新都会推动计算产业不断演进和迭代,同时也会让计算产业进入架构创新的黄金时代,进而催生出一个万亿级的计算产业大蓝海。开源和开放的新价值为此,鲲鹏计算产业“应运而生”,官方给它的定义是,这是一个基于鲲鹏处理器构建的全栈IT基础设施、行业应用及服务,包括了PC、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中间件、虚拟化、数据库、云服务、行业应用以及咨询管理服务等。而作为鲲鹏计算产业核心成员的华为,则“聚焦于发展鲲鹏处理器的核心能力,通过战略性、长周期的研发投入,吸纳全球计算产业的优秀人才和先进技术,构筑鲲鹏处理器的业界领先地位,为产业提供绿色节能、安全可靠、极致性能的算力底座。”我们知道,华为从2004年开始投资研发第一颗嵌入式处理芯片,历经15年,目前投入超过2万名工程师,形成了以“鲲鹏+昇腾”为核心的基础芯片族。同时,目前在计算架构中,华为还是业界唯一同时拥有“CPU、NPU、存储控制、网络互连、智能管理”5大关键芯片的厂商。所以,这也是华为能够在鲲鹏计算产业中提供“算力底座”的核心原因。《白皮书》中也披露,未来华为也将持续保持重点投入,秉承“量产一代、研发一代、规划一代”的演进节奏,落实“长期投入、全面布局,后向兼容和持续演进”的基础战略,通过对产业界提供以鲲鹏系列处理器为核心的芯片族和相应的产品,高效满足市场对新算力的需求,支持鲲鹏计算产业长期演进。在此基础上,在今年的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又正式宣布开源服务器操作系统、GaussDB OLTP单机版数据库,开放鲲鹏主板,通过硬件开放、软件开源、使能合作伙伴,与更多产业伙伴共拓万亿级的计算产业大蓝海。首先,硬件开放,华为对外提供主板、SSD、网卡、RAID卡、Atlas模组和板卡,优先支持合作伙伴发展服务器和PC等计算产品。目前,正式开放的鲲鹏主板,不仅搭载了鲲鹏处理器,还内置了BMC芯片、BIOS软件,同时采用xPU高速互联、多合一SoC、100GE高速I/O等关键技术。通过开放鲲鹏主板的接口规范和设备管理规范,提供整机参考设计指南,全面向伙伴开放华为的技术积累和实践经验。未来,合作伙伴可以基于鲲鹏主板和整机参考设计指南,快速开发出自有品牌的服务器和台式机产品。其次,软件开源,华为将开源操作系统、数据库和AI计算框架,使能伙伴发展自己品牌的产品并为开发者提供覆盖端、边、云的全场景开发框架。其中,开源版本的服务器操作系统名称为openEuler,开源版本的数据库名称为openGauss。openGauss数据库可覆盖企业70%以上的数据库业务场景。此外,华为将支持基于openEuler的合作伙伴发行商业版操作系统,支持各行业主流应用和软件开发商把软件和应用迁移到基于openEuler的操作系统上。根据规划,华为将于今年12月31日开源服务器操作系统openEuler,2020年6月开源GaussDB OLTP单机版数据库,2020年第1季度开源MindSpore全场景AI计算框架。最后,使能伙伴,除了针对软硬件的开放和开源,华为也拿出了“真金白银”,此前,华为就宣布将在未来5年,投资30亿元来发展鲲鹏产业生态,同时,华为已构建在线鲲鹏社区,提供加速库、编译器、工具链、开源操作系统等,帮助合作伙伴和开发者快速掌握操作系统、编译器以及应用的迁移调优等能力。可以预期,借助华为对鲲鹏处理器的重点投入,以及未来更大力度的开源和开放,鲲鹏计算产业不仅会加快计算平台的创新速度,打造出更有竞争力的差异化解决方案,同时也能够推动整个鲲鹏计算产业生态的丰富性,进而为整个市场提供多样化的选择,并对重构计算产业的新格局,起到更加关键性与决定性的价值和作用。共拓计算产业大蓝海值得一提的是,在鲲鹏计算产业的规划中,未来的目标将是“构建全行业、全场景鲲鹏计算产业体系,完成鲲鹏计算产业从关键行业试点到全行业、全场景产业链建设”。而为达成上述目标,鲲鹏计算产业也给出了一份清晰的发展蓝图,即“三个阶段”和“四个方面”进行鲲鹏计算产业的建设。具体来看,“三个阶段”之试点阶段,是通过在政务、运营商、金融和互联网等行业选取典型场景进行产业使能、孵化和试点,通过试点建立产业界上下游厂家和用户的信心;推广阶段,是指面向政务、运营商、互联网、广电、金融证券、电力、能源、交通等行业全面打通产业体系,为行业数字化业务创新提供基础;最后,深化阶段,是最终面向全行业、全场景,打通产业链,构筑基于鲲鹏处理器的产业体系。而“四个方面”是指在行业方面,将通过产业联盟、开源社区、OpenLab、行业标准组织一起完善产业链,打通行业全栈,帮助行业简单高效地迁移到鲲鹏计算平台,做深做透行业市场,持续发展壮大。在产业方面,通过鲲鹏生态创新中心、行业联盟、产业联盟等运作机制,有效协同产业界各方制定相应的发展策略,达成产业共识。可以看到,目前包括北京、成都、重庆、宁波、厦门等城市已经开始推进此类联合创新中心的建设。在标准方面,目前绿色计算产业联盟GCC、边缘计算产业联盟ECC、金融开放联盟、 欧洲OEHI等联盟和组织都在积极推动产业上下游共同制定开放的鲲鹏计算产业标准,未来通过构建开放的标准体系,促进鲲鹏计算产业的健康和可持续发展。在社区和人才方面,通过不断构建跨平台、统一和开源的操作系统,建立鲲鹏计算产业生态可长期发展的基础,同时也会将最佳实践贡献到主流开源社区,固化鲲鹏计算的优势。此外,通过高校、科研院所、培训机构合作培养鲲鹏计算产业人才,最终为鲲鹏计算产业的长期演进进行人才储备。由此可见,通过“以行业聚合应用、以区域整合产业、以联盟孵化标准和以社区发展开发者”,鲲鹏计算产业无疑会不断加快进程,最终促进计算产业呈现出“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的状态,这也将会让更多的产业伙伴迈入万亿级的计算产业大蓝海奠定坚实的基础。正如在电影《梅兰芳》中,邱如白对年轻的梅兰芳说:“你的时代来了!”是的,多样性计算时代的来临,不仅让整个计算产业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大变局,也催生出了一个万亿级的计算大蓝海,而属于鲲鹏计算产业的新时代无疑也正飞奔而来!申耀的科技观察,由科技与汽车跨界媒体人申斯基(微信号:shenyao)创办,16年媒体工作经验,拥有中美两地16万公里自驾经验,专注产业互联网、企业数字化、渠道生态以及汽车科技内容的观察和思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