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就缺摇钱树


文 ✎贾琦编辑 ✎廖影自称打游戏偏爱“hard模式”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终于过上了自己“偏爱”的生活。9月24日,蔚来汽车(NIO)披露了最新一期的财报,2019年第二季度归属于股东净亏损金额32.85亿元,亏损幅度超市场预期(29.44亿元)。当天美股收盘,蔚来股价暴跌20%。而在前一天,由于市场预期较低,该股价已经跌去了10%,短短两天时间,蔚来市值就蒸发掉60亿元。资本市场的大败退,外加“4年累积亏损超400亿,碾压特斯拉”的消息登上热搜,李斌和他的蔚来汽车,迎来了至暗时刻。01迟到的电话会议“相比现实情况,我更在乎的是你的态度。”“如果连沟通都逃避的话,你拿什么给我安全感?”这不是言情剧的台词,而是投资者们面对蔚来取消财报电话会议时,内心最直接的感受。在过去的三个月里,种种不利因素的曝出,已经令市场大幅降低了对此次财报的预期。但在一份意料之中的糟糕财报之后,蔚来汽车宣布取消当季的电话会议则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要知道,美股电话会议是管理层与投资者间接沟通的最好渠道;在此过程中,分析师会问询财报数据疑点和行业以及公司的发展方向;而对企业方来说,这给了自己一个对不良信息的最初解释权。但这次蔚来方面却主动放弃了这一机会。给出的解释也毫无说服力:“蔚来官方认为财报公告已经充分涵盖了目前需要披露的信息,如有其它重大事项发生,将会再次通过公告形式披露。”在资本市场中这样的行为可以称得上罕见,对股东的信心打击也是巨大的。2018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只是忍受不了分析师“无聊”的问题提前离开了电话会议,随后特斯拉的股价就立马应声下跌了5.3%。▵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对蔚来而言,取消电话会议的后果在20%的跌幅面前已经无须赘述,而迫于市场的激烈反应,蔚来于次日凌晨决定重启第二季度的电话会议,并于9月25日20:00如期举行。此次失而复得的会议中最值得关注的信息有两点。首先,被广泛关注的“蔚来4年亏损403亿元”的消息,蔚来方面给予了否认,并称亏损只有200亿元。根据蔚来财报,从2016年到2018年,蔚来汽车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50.21亿、96.38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达172.33亿元,加上今年上半年亏损的59.08亿元,累计亏损231.4亿元。市界发现,确实并非媒体所称“四年亏损400亿元”,造成这一差异的主要原因为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赎回价值的增值。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简单来说,是蔚来上市之前进入的投资者在投资时设定了条件,如果蔚来以后经营的好,就是股权投资,如果蔚来以后经营的不好,投资者可以选择将股权变成债权,投资款就变成了借款,蔚来还要加上一定的利息,一起归还给投资者。这一可转换的股权投资,蔚来最初入账应该是以金融负债的形式入账了,那么随着蔚来股价的上升,这部分金融负债的公允价值也增加了,体现在蔚来的利润表里就变成了巨额的亏损,实际上,体现的是公司的价值提升。随着蔚来上市成功,初期的投资人应该都会选择“转股”,也就不再会有这一损失了。其次则是融资相关的信息。在公司第二季度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到,第二季度经营亏损为37亿人民币,而蔚来的可用现金及等价物则仅剩下34亿,对比第一季度的75亿,照这个“烧钱”速度,到第四季度时蔚来必将难以为继。因而融资情况成为了能否活下去的关键因素。▵上海中心大厦蔚来汽车旗舰店公司今年一季报披露与亦庄国投签订的100亿融资项目至今仍未到账,充满了变数。而本季报中披露的融资则只有腾讯控股和李斌各自认购的1亿美元可转债,与每季的三十多亿亏损相比可以说是杯水车薪。业内普遍认为,此前蔚来回避电话会议的主要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蔚来无法回答“现金还能烧多久,后续融资怎么办?”等相关问题。在这次重启电话会议,蔚来汽车的CFO谢东萤表示,蔚来汽车的融资是非常成功的,昨天发布的财报已公布了完全信息。在本次电话会议中,不会介绍融资内容。“已公布了完全信息”,或许意味着只有那2亿美元是确定的。而“不会介绍融资内容”,或许反应了蔚来汽车确实有苦难言。02烧钱到荒芜“互联网造车,在2013年的时候特别特别热。有好几百个团队在做,光找过我的人就有20多个团队。等李斌来找我的时候,我一听到互联网造车就头疼,感觉几乎就是等于骗子。”去年年底,雷军在蔚来ES6的发布会上,笑着回忆了这段往事。尽管雷军并不特别看好造车这件事,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投资蔚来。只因为李斌所说的那句“我没什么能证明自己的,但我愿意个人投1.5亿美元来做这件事情。”六年过去了,不算此前提到的亦庄国投,蔚来汽车已经完成了9轮融资,背后投资方超过20家VC/PE机构。除了雷军之外,马化腾、张磊、刘强东、沈南鹏以及高瓴资本,红杉资本等诸多投资方都选择了信任李斌,可以说是吸引到了国内最好的一批投资人。然而,在持续增长的亏损和遥遥无期的盈利面前,这些投资机构能否成功退出,如今也要打上一个问号。归根结底还是要看业务的成长。短期来看,蔚来汽车的业务问题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在刚刚结束的电话会议中蔚来表示,召回是此次蔚来汽车利润率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6月27日起,蔚来召回了共计4803辆在去年4月2日至10月19日生产的ES8汽车。如果扣除3.39亿元人民币的召回成本,其汽车销售利润率则为-4%,较一季度的-7.2%原本是有所改善的。在“召回门”之前,蔚来汽车曾频频出现“自燃门”。4月22日,西安发生蔚来ES8自燃事件,5月16日上海又发生蔚来ES8自燃事件,6月14日武汉一辆蔚来ES8又发生自燃事件。对任何一家企业而言,品控问题都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问题,在汽车这一与安全息息相关的产业中来说更是如此。某种意义来说,蔚来汽车此次的股价暴跌,其实就是在为此前的“品控不严”买单。另一方面让人倍受关注的是蔚来汽车销量;蔚来在财报中称,引起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因为3月下旬电动汽车补贴减少,且宏观环境不利。国家四部委在3月底针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通知》中,将纯电动乘用车的补贴标准校去年下调了至少50%。对于此业内普遍认为,产品定位的差异化不足才是公司此次销量下滑的重要原因。现阶段,蔚来汽车所聚焦的高端纯电动车领域的消费车主们,大部分并非需求性购车,这也就意味着他们的观望周期将长于其他类型汽车的消费人群。ES6车型,虽然座位数量比 ES8 要少,但是因为整车尺寸小了,轻了一些,续航能力也强了一些。这也造成了大量关注蔚来的潜在车主选择保持观望,不买ES8,从而进一步引发了ES8的销量瀑布式暴跌。在细节上,新车型的过早亮相也是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ES6在2018年底就早早亮相,直到2019年6月份才开始交付,在这半年间,ES8的销量则始终受到产品定位重合的影响。这其实反映了蔚来汽车的根本问题,即相比技术研发,市场营销和粉丝的运营维护,耗去了蔚来的太多精力。因为要保持声量,所以ES6才会选择提前半年就对公众发布。▵蔚来新能源汽车,蔚来ES6此外,为了保持格调,蔚来汽车坚持选用全铝车身的选择也颇显尴尬。由于铝合金存在成本高、强度低、焊接性能差、维修费用高等一系列特性,使得蔚来汽车的成本高企不下。与此同时,因为电动车为了保护电池,需要更高强度的车身,从而单纯去追求车身铝合金的比例,就意味着为了保护安全需要用更多材料来保证车身,这样一来,铝合金轻便的优势也无法很好的释放发挥。而在外部,为了证明其品牌的高端性,蔚来汽车选择了高价赞助FE电动方程式车队。而在细节方面则同样下足了功夫。2017年底,在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上万人冒寒风而来,见证李斌向全世界宣布自家的电动汽车 ES8 正式发布。▵蔚来新能源汽车,蔚来ES8那场发布会花了八千万,那一天五棵松体育场人声鼎沸,绚丽的布景和奢华的场面让人们大开眼界。李斌甚至邀请了国际当红摇滚乐队 Imagine Dragons (梦龙)为自己的发布会助兴。除此之外,建立1100个充电站,为偏远地区用户配备充电车;北美、欧洲、建办公场地;新开20多家体验店,一家租金8000万,一租就是好几年……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而烧钱之后,除了声量以外却徒留一片荒芜。通过补贴的方式,来迅速催熟市场,培养用户习惯,抢夺市场份额,在市场成熟之后凭借先前的优势位置收回成本。“烧钱模式”在过往大多时候是成功的,事实上滴滴和瑞幸咖啡的案例已然证明了这一模式的可行性。但需要指出的是,烧钱模式不是万能,更无法普适。相比几十块钱的打车费用,汽车行业的商品价格要高得多,消费频次也低得多,这直接决定了该领域消费者更加理性谨慎的消费倾向。因此,相比品牌形象认知以及关注度等流量指标,产品的安全状况,性价比,能耗等硬核指标,才是决定相关消费者下单的关键因素。深谙互联网思维的李斌,以及打着互联网营销模式的造车新势力们,很可能陷入了路径依赖的陷阱里。近年来,互联网行业的飞速发展给所谓的“互联网思维”也披上了一层迷人的光晕。“互联网+”可以改变每个行业,但“互联网思维+”却未必同样具有普适性。以手机行业为参照,小米手机在最初凭借其米粉们的热爱和线上直销的打法(互联网思维),曾一度在2015年成为中国市场的第一。但在此后的发展过程中,无论是OPPO和VIVO两家展现出来的渠道优势,还是华为所展现出来的强大技术积累,都曾将小米几度逼入死角。而在这一过程中,小米也不得不加快线下渠道的布局以及技术研发的投入。商业世界中没有灵丹妙药。互联网思维不是,烧钱更不是。而重资产的制造业中,就是要硬碰硬。03李斌的隆冬此前在面对亏损的指责时,李斌曾表示:“你不能指望一个四岁的孩子养家。”但家依然要维系下去。倘若你舍不得饿死这个孩子,那在口粮吃紧的时候,其他孩子你就不得不舍弃。7月底,蔚来FE电动方程式车队被上海力盛赛车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收购。而此次动作也被外界解读为变卖资产的信号。7月中旬,蔚来汽车传出消息,计划拆分旗下能源补给服务NIO Power,寻求在今年Q4完成独立融资,规模在数十亿元左右。在渠道方面,出于品牌的考量其线下渠道铺设的脚步不容停止,但相比此前成本高昂的nio house(蔚来中心),蔚来的渠道2.0将调整计划,即nio house的扩张脚步将放缓,其“经济版”nio space(蔚来空间)会成为这一阶段的主力渠道。nio space主要职能为展示与销售,精简掉了举办车主活动的区域。▵蔚来汽车杭州niohouse在渠道投入更加“节俭”的同时,蔚来汽车还曝出了裁员消息,在业内引起了广泛关注。此前蔚来的员工总数大概在9500人左右,期间已有过多次裁员。根据外媒报道,今年5月,蔚来在硅谷的两家办事处曾裁员70名员工,并关闭了位于旧金山的一个办公室。9月初,蔚来位于加州圣何塞的硅谷办事处将启动第二轮裁员,人数为62人。根据财务档案,蔚来公司在硅谷共640名员工,裁员人数占比员工人数的1/5。8月22日,李斌发表内部信称蔚来将在全球范围内继续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至9月底保留7500人。相比高峰时期,蔚来裁员率超过20%。对于上述动作,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秦力洪曾对媒体表示:“我们就是在减肥,希望减掉的是脂肪,而不是截肢。”以上一系列新闻都被业内解读为蔚来溃败的现象。但在市界看来,认清行业的残酷性并于泥泞中匍匐前进,对每一家国产新能源汽车来说都是必须要经历的成长阶段。关于蔚来,短时间内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是其融资情况,只有活下来才会有新的可能。而长期来看,一方面代工模式下或将弱化蔚来汽车自身累积量产的核心工艺,在制造业方面前景受限。但另一方面,该企业对电动汽车关键技术(自主生产电机电控、部分电驱动零部件,以及电池PACK)的布局,以及售后体系的布局,或将使其可以在产业链上游和电动车服务业中,占据一席之地。在蔚来汽车之前,李斌曾以第一创始人的身份,将两家公司先后带领上市(易车,易鑫资本)。他也是投资人,在出行领域,触角无处不在,投资了近40家企业,包括摩拜、首汽约车、优信二手车等,想要打造一条完整的生态链。而在业内,李斌也一直是一个“创业明星”的存在。早在2010年易车上市前后,澳洲电讯刚刚控股汽车之家,李斌曾试图推动与汽车之家的合并,但被汽车之家当时的CEO秦致拒绝了。▵秦致李斌曾与友人谈论过自己的计划,他想,两家合并之后,“让秦致当新CEO,我就离开去造车。”届时中国将会在汽车领域出现一家百亿美金的公司,“咱在互联网圈就是一号人物了。”李斌总想做一些大事,但无论易车与汽车之家的合并,还是摩拜与ofo的合并,却都总是差了一步。2018年冬,李斌与妻子外出看完电影回家途中,看见路边的摩拜被胡乱地堆成一座小山,李斌突然提议清理一下。冬夜很冷,车把手冰凉。二人回家换了衣服,穿上羽绒服、工装裤和靴子,戴上了厚厚的手套,从晚上10点到凌晨两点,他们花了4个小时,清理了两个街区的摩拜。在那时,李斌早已将摩拜卖给了美团,而共享单车轰轰烈烈的风口也逐渐归于平静。法国作家加缪曾在《局外人》中,借着主人公口说过:“人们永远无法改变生活。”这似乎是一个循环,一年后的李斌又一次来到了至暗时刻,而这一次,似乎连平稳上岸的机会都不再有。但是,加缪也曾说过另外一句话,或许对此刻李斌来说有所帮助。他说:“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参考文献:《关键先生李斌的最后一百米》-人物《投资价值分析报告,造车新势力领军者,长期趋势仍待观望》-光大证券互动话题推荐阅读(点击图片即可获取全文)我们以《博客天下》为起点,做最具洞见的资本观察点击“阅读原文”获取福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