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和女儿一起高考的一整天(触动了成千上万父母的心)

作者:莫言摘自:作家出版社《会唱歌的墙》高考不是一个人的事,是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家族的事。作者:莫言来自:作家出版社《歌唱墙》高考不是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家庭甚至是一个家庭的事。

高考的帷幕已经拉开,高考这个话题触动了亿万人民的心灵。

今天,让我们来读一读莫言的文章。莫言是中国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是当代著名作家,他描述了自己陪同女儿参加高考的情景。

在演讲中,我们看到了父亲的热切期望和焦虑,就像全世界成千上万考生的父母一样。

高考不是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家庭,甚至是一个家庭的事。

那天晚上,我乘出租车带着书、衣服、药品、食物和这三天可能需要的许多其他东西去参加考试。

我们运气不错。我们女儿的考场安排在我们学校,她提前在学校培训中心预订了一个带空调整的房间。这不仅是一个熟悉的环境,也是来回旅行的一种解脱。

佛教徒的妻子说这是佛陀的祝福。我也说过,是的,这是佛陀的祝福。

坐在出租车里,看到车牌上的号码是575,我欣喜若狂,我可能能得575分,所以去重点大学没问题。

当汽车在十字路口等灯时,它侧视着旁边的汽车。车牌号码是268,我的心突然沉重起来。

如果你考试得了268分,那就太糟糕了。

看看后面的车牌号码,是629。我欣喜若狂,但转念一想,我女儿不太喜欢科学,学习了科学。这两个模型只得了540分。她怎么能拿629?能拿到575英镑真是太高兴了。

经过三环路后,我看到一些学生和他们的父母背着背包和篮子去了几家有高考学生专用房间的大酒店。

虽然这是特价,但我们仍然需要每天400元,我们只需要120元来租这个房间。

在这种时候,钱是小事。关键是这些大酒店离考场仍然很远,不值得一提,而且走得太远。我们的房间离考场只有100米远。我的心真的很感动,为了这个好运。

安顿好行李后,她的女儿立即在桌旁坐下来复习中文,说“临阵退缩为时已晚”

我建议她看电视或在校园里逛逛,但她拒绝了。

经过反复劝说,我复习到晚上十一点,然后熄灯睡觉。

我躺在床上睡不着。我说我忘了《壁马》是谁的作品。然后我问高尔基他是俄罗斯作家还是苏联作家。

我只是假装没和她睡觉,心里暗暗想我是否应该给她一些镇静剂。

如果你不给她食物,你会熬通宵的。如果你给她食物,你会害怕它会影响你的大脑。

最后,我听到她微微打鼾,不敢开灯看她的手表。据估计,它已经超过了零。

清晨,窗外的杨树上,成群的麻雀齐声歌唱,然后喜鹊啁啾。

我担心鸟儿会吵醒她,但她已经醒了。

看看手表。现在才四点多。

这孩子平时很困,更不用说几声鸟叫声了。即使在她耳边放鞭炮也不会吵醒她。通常是她的母亲把她举起来。一旦她松手,她马上躺下,再次入睡。但是现在几声鸟叫声吵醒了她。

拉开窗帘,看到外面天空明亮,麻雀不叫了,喜鹊还在叫。

我心里很高兴,因为喜鹊的叫声是个好兆头。

我女儿洗了脸,开始复习。我知道说服她没有用,所以我什么也没说。

考试前四个半小时,我非常担心她进入考场时已经很累了,非常担心。

早餐在学校食堂吃,这个平时吃得很好的孩子此时没有胃口。

饭后,有人建议她在校园里走走。走了几分钟后,她说还有许多问题她不明白。然后她匆匆上楼去复习。

她从7点钟开始就一直跑去厕所。

我想起了我的祖母。

当日本被打扰的时候,我的祖母听到日本鬼子来了就跑去厕所。

解放后的许多年,我们开了一个玩笑,喊道:“魔鬼来了!”我祖母立刻脸色苍白,手里拿着裤子跑去厕所。

唉,高考和日本鬼子一样可怕。

终于到了8点20分,学校里的扬声器开始向考生广播教学内容。

当我带女儿去考场时,我看到从培训中心到考场的路上划了一条红线,父母只允许带她走出考场。

女儿越线向学校的班主任汇报。

八点半,考生们开始入场。

我从远处看到,在大批考生涌入大楼后,我穿红色裙子的女儿终于不见了。

离正式考试还有一段时间,但是熙熙攘攘的校园已经安静下来,蝉在杨树上歌唱变得特别刺耳。

一位穿黄色军裤的家长抬头问道,“北京什么时候有这种东西?”另一位戴眼镜的家长说:应该允许学校把他们赶走。

另一个人说:不太冷。考试中他们什么也听不见。

正当他谈论蝉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小胖子拿着一个测试袋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

人们几乎一起看了看手表,发现离考试不到十分钟。

几个主要老师跑去见那个小胖子,好像责备他来得太晚了。

但是小胖子抬头看了看他的手腕和手表。他仍然悠闲地大摇大摆地走向考场。

父母都对这个男孩悠闲的举止印象深刻。

有人说孩子要么是最好的学生,要么是最差的学生。

穿黄色裤子的父母说,不管他们是好学生还是坏学生,他们的心理素质绝对好。这些孩子长大后可以成为军队指挥官。

当每个人都在说话的时候,他们听到校门外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

所以他们都俯身越过红线,侧身看着大门。只有两个人,带着一个瘦瘦的男孩,匆匆走进来。

男孩的腿拖在地上,就像骨头不见了一样,他的脖子向一边倾斜,看起来他无法支撑他的头的重量。

一名中年妇女(显然是她的母亲)紧紧地跟着男孩,手里拿着一个测试袋、毛巾、药品和其他东西。跑步时,她抬起手臂擦去脸上的汗水和泪水。

一群老师跑出考场去接那两个人中的男孩。母亲也被挡在考场外。

在红线之外,我们都感到非常同情。有些人叹了口气,有些人小声嘀咕着什么。

我的觉悟不高,我同情参加考试的那个生病的男孩,但我更感激。不管怎样,我女儿一直安全地坐在考场里,现在她拿起笔开始回答问题。

考试正式开始,蝉让校园显得非常安静。

我们,住在训练中心的幸运父母,站在树荫下,看到父母聚集在大门外的强烈阳光下,我们的心中充满了情感。

因为我们提前知道了培训中心对外开放的消息,也因为我们每天花120元钱,所以我们可以站在树荫下,看看那些站在烈日下与我们地位相同的人。

可以看出,世界上并不存在绝对的公平。例如,高考本身有许多不公平之处,但它已经是选拔人才的最公平的方式。

对于普通大众的孩子来说,高考是最好的方式。任何没有通过考试的方式,比如走掉,比如推荐,比如各种奖励积分,都有隐蔽操作的可能。

一些父母回到他们的房间,但他们大多数人仍然站在那里说话。这个话题不确定。一会儿,他们谈到了天气,说北京已经变成了非洲和印度。另一个时刻,他们说大学入学考试有多随意,不像现在的紧急状态。

学校保安进行了干预,告诉家长不要在校园里说话。父母顺从地散开了。

将近十一点半,家长们用红线盯着考场。

当大喇叭响起时,是时候让考生停止写作,把试卷放在桌子上了。

女儿的年级主任兴奋地跑过来对我说:“莫言先生,有一个18点的问题,几乎和我们海淀区第二范文上的问题一样!”父母也很兴奋。

我不知道哪个学校的班主任说:明年海淀区的教学参考书会再次售罄。

学生们蜂拥出大楼。

我找到了我的女儿,看见她兴高采烈地从远处走来。我觉得松了一口气。

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心中更加欣慰。

见见她,听她说:我感觉很好。当我进入考场时,我感到非常安静。我写了一篇很好的作文,题目是“天空中一轮绿色的月亮”。

下午,当参加化学考试时,大多数孩子都很高兴,说今年的化学考试更容易,他们的女儿主动考得很好。

第一天是彻底的胜利。打电话回家报告这个好消息。

晚饭后,我女儿开始复习数学,直到十一点钟。

睡觉前,她突然说:爸爸,今天下午的化学试卷上,有一个问题说,“原来没有溶解……”当我检查这个问题时,我认为纸印错了,于是我用铅笔在“原来没有”的“威”上写了一个“赖”,忘记擦掉了。

我说这有什么关系?她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并说监考老师说不允许她在试卷上做任何分数,那些做了分数的人将被视为作弊,得零分。

她没有听我的建议,心情越来越糟,说,我完了,化学得了零分。

我说,我说你不相信我,你可以打电话给你的老师听她说。

她打电话给老师,一边告诉她一边哭。

老师还说没什么问题。

但是她仍然不放心。

但是我打电话给我大哥,他是山东老家一所中学的校长,请他说服他。

我说:退一万步说,他们把我们的试卷当成了备忘单,给了我们零分。我们必须上诉并和他们一起上法庭。

我父亲在报社认识很多人,在媒体的帮助下,他可以打赢这场官司…早上一点钟,我女儿心情沉重地睡着了…我躺在床上偷偷向佛陀祈祷保佑这个孩子,让他睡到八点。我希望她忘了化学,专心参加明天的考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