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智慧城市案例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01武汉智慧生态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因智慧城市项目败诉。

浏览相关信息后,我了解到,除被告北京华盛天成科技有限公司和微软(中国)有限公司外,还有多个相关第三方:神州数码(中国)有限公司、上海蓝韵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田常科技有限公司

武汉智能生态败诉。

2013年,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和微软公司打算合作。

同年,微软授权华胜公司作为武汉开发区智慧城市项目集成与运营商,让华胜与武汉单线联系。同年,微软授权华盛公司作为武汉开发区智慧城市项目的集成和运营商,允许华盛与武汉在一条线上连接。

后来,它代表武汉开发区的智能公司与华盛签署了一份合同。

与此同时,微软旗下的神马公司、蓝云公司和华盛旗下的田常公司都已成为该项目的服务单位。

2014年,智能公司向华生支付了3507.4万元购买了合同项下的首个软件和服务。

华盛公司向微软公司、其指定的神马公司和蓝云公司支付了3281.4万元,留下226万元用于集成服务。

截至2015年5月7日,微软负责完成CityNext规划咨询服务和Dashbosrd系统建设服务的部分工作,华盛负责完成公共云使用资源报告和2015年公共云资源规划方案。

按照通常的业务流程,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如果有任何悬而未决的问题,应该通过谈判解决。

从买卖双方来看,本合同由武汉智辉和华盛公司签署。双方都有服务对象和被服务对象。

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然而,智慧城市项目可能没有按预期实施,或者实施不到位或结果不令人满意。

因此,武汉智能公司起诉华盛及其下属单位要求赔偿。

结果,武汉智慧生态科技投资有限公司败诉,还承担了20多万诉讼费用。

法院的判决支持商业规则,但不支持正义和公平。

规矩就是规矩,两个人买卖每个管一个池,至于每个管一个池后面的乱七八糟,那是彼此的事,谁都知道,我要你的货,你拿我的钱。

货款很清楚,从现在起就无关紧要了。

自古以来,就没有例外。

强力抢劫和秘密抢劫自然超出了讨论范围。

面对这一具有讽刺意味的经济纠纷,根据媒体报道的相关文章,许多人留下了玩世不恭的信息,其中一些人赢得了喝彩。消息的一些摘录如下:MadepowerYK:男主角看中了大美人,希望对方生下自己的孩子。

梅里夫人说她可以生孩子,但是她不能结婚。她想和我哥哥谈谈彩礼。

弟弟上前与男主人签订了一份合同,并得到了部分彩礼。

然后这个男人和达美婚外同居了两年。结果,他们不知道这是谁的问题。这孩子没有出生。男人问大梅,“你能不能生孩子?你以前生过孩子吗?”大美女说,“人家是黄花姑娘,而你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有过别的男人,从来没有生过!”那个人很担心。原来她没有生过孩子,可能也不会!他要求终止同居,并要求姐姐和哥哥还钱。

大丽雅说,“分手时就分手。你和我哥哥签了协议,要钱去找他!”弟弟觉得委屈,说:“钱给了我姐姐,她委托我签合同。她必须要钱。

另外,我们不终止这个合同,我保证让她给你生个孩子!“那人一看到人和钱两个空,就会告诉军官。

现在有很多亲戚朋友参与其中,我弟弟的好朋友,他弟弟的儿子和他的小朋友。每个人都说,“这与我无关。大部分的钱都花在了大美人身上!”别找我们!法官说,“找到你的弟弟是为了方便案件的调查,而不是担心一些不好的事情。

法官的裁决和解释如下:1 .男主人和他弟弟之间的合同尚未结束,现在还不是讨论取消彩礼的时候。

2.男主人和大美婚外同居。双方的利益不受法律保护。没有人想要任何人的钱。

3.从法律角度来看,弟弟不是大美的代理人或客户。合同只能约束男性业主和弟弟。大美是无辜的!4.男主人索要彩礼只是为了麻烦,拒绝了彩礼,并承担了所有案件约22万元的受理费。

故事的结尾:大美成功地扔出了锅,弟弟继续扛着锅,男主人失去了妻子并收兵。

阿莫斯·雅克西:不仅仅是因为政府更迭!朱友星:我们一直非常专业地争论鸡蛋,我们也一直非常专业地争论鸡蛋………真实:从投诉和诉讼的内容来看,只有微软对这个问题是认真的,其他人都在鬼混,这是市场的趋势。

甚至华盛的律师也是这种标准。可以想象,市场上大多数其他集成商会是这样的。华盛还有很多东西要学,所以振作起来!小扁豆:经历了所谓的智能企业项目后,国有企业的风格从来都不是高效或有效的。一群不知道如何指导专业人员的人没有倾听是做不到的。最终结果是一团糟。最好的结果是erp,它不常使用。

没有智慧可言。

加里:老方丈认为我们的寺庙应该国际化。在这个过程中,他突然发现外国僧侣在虚张声势。老方丈忍不住去旅游了。新修道院院长说,那就去你想去的地方,但在离开前要偿还费用。

结果,当外国和尚退出时,我没有来。我刚刚愚弄了几个来自你自己国家的僧侣,他们都来自你自己的国家。

完美,这一波行动,学到了。

斯图尔特·福克斯:项目批准前的可行性报告怎么样?评委在哪里?门多萨·袁:即使没有还钱,也支付了21万英镑的诉讼费,这是一个悲剧。

张春华:我没有看到负责这个项目的领导。

L.y .:外商投资企业的软件是作为商品销售的,但在销售前是用解决方案来宣传的,在签署订单时会通过国内代理商来执行,从而切断与业务相关的风险。

共同经营的解决方案制造商将作为合作伙伴,捆绑外国公司的大品牌来说服甲方,但实际实施时,基本上是使用自己的平台,外国公司的产品不会发挥多大作用。这就是为什么聪明的公司认为他们花钱购买的软件在这种情况下毫无价值。

多年来,这个生态圈一直在中国这样做。多少糊涂的甲方吃了哑巴亏后什么也不敢说,因为害怕追究自己的决策失误。只有聪明的公司敢于戳破这个泡沫,但很难获得法律支持。

事实上,除了反思外行人武断的决策和过于自由的支出之外,人们还应该考虑这种商业模式是否合理,以及是否有空闲时间。奈利斯:你必须含泪完成约会!尤金:这似乎也是一个资金分享和分包的问题!快乐兄弟:鸡毛~阿列克谢:九头鸟遭遇国际硬鸟,微软…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我认为只有几点。

首先,中国的政府项目太难运作,这往往导致复杂的合作局面。无一例外,主要负责人将首先推卸责任,只参与这种情况。

这是为什么?许多大型项目需要一个小的、鲜为人知的公司作为中间的缓冲——当然,政府不能做生意。

当然,有些人吃得很多,而有些人吃得很少。

事情变得如此正常的原因与政府项目的利润密切相关。其次,项目的可行性和决策权往往不是由科学理性决定的,而是由一两个人(他们不太可能深入研究)决定的。

这导致大规模行动空进出,既为了个人利益,也为了人们试图通过欺骗扩大他们的欲望。

每个人都怀有一个魔鬼般的孩子,这不可避免地会导致相互猜疑、推诿,然后是焚烧丝绸。

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那就是一堆无法形容的混乱。

此外,外国公司也利用中间人与政府合作。

武汉情报机构武汉经济开发区华盛机构微软。

微软也不愿意直接与甲方挂钩,但从一开始就脱钩了。

事实证明,他们握着这样的手并不是不合理的。

接下来的诉讼真是一记耳光。

我们都知道这一点,但我们仍然需要把它搞得一团糟。不说出来很难看,而且伤害了我们的友谊。

将来谁会按照传统的方式玩牌?

如果你什么都不做,要小心对方,成功或失败都是不光彩的。

稳定和扩张性的商业原则决不是基于此。

此外,游客的心理也值得讨论。

有些人质疑政府的行为是正常的。一些人嘲讽地批评武汉智能公司,该公司在诉讼中失败,这是一贯的。有些人非常专注于分析智能项目的现状和前景。有些人认为微软赢得了公司,失去了信誉,这令人费解。

总之,中国对其诉讼有一个中国的解决方案,这也引起了中国的讨论。

但是没人想到这些诉讼不会被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